奧運之城: 就在香港的Otl Aicher傑作

香港地方雖小,但卻與「奧運」結下不解之緣,1996年李麗珊等人在亞特蘭大奧運會勇奪金牌,「奧運」遂成為東涌綫其中一個車站的名稱。2008年,奧運馬術賽事在香港舉行,使香港再度踏上國際體壇舞台。事實上,香港有不少標牌的Pictogram (圖標),是因為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而誕生!來自德國的Otl Aicher,是當年奧運會的主力設計師,這次小編將向大家介紹其成名作,也就是由簡單幾何圖形組成、按照網格有序排版的Pictogram,以及它在香港被廣泛應用的例子。

在<誌同道合:香港標牌探索>一書中,小編提到現代Pictogram得以普及的契機是二戰後的國際大型盛事,例如1964年東京奧林匹克運動會、1970年大阪世界博覽會,累贅的文字標牌逐步演變成圖像化標牌,以解決語言障礙難題。而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是這個轉化過程中較為重要的里程碑,當年Otl Aicher被委任為該次奧會運的首席設計師,把標誌元素進一步簡單化,僅運用了直線、橫線、45度斜線、圓形等簡單幾何線條,抽象地繪畫奧運項目標誌和場館Pictogram,而標牌上的圖像、文字等元素又以網格系統作為排版基礎,使圖案清晰易辨,且佈局嚴謹、井井有條。這套理性且前衛的Pictogram在同一時期也應用於法蘭克福(Frankfurt)機場,並在1976年的蒙特利爾(Montreal)奧運會繼續使用。

Aicher的Pictogram以簡單線條構成,並以網格作為佈局基礎,井然有序

在慕尼黑奧運會結束不久後的1974年,Aicher獲得一所名為ERCO的燈具生產商資助,任務是為其內部照明標牌(internal lighting signage)研究並製作多達700個獨立Pictogram,涉及文化、交通、健康、商業、媒體等各種生活領域。Aicher在1991年因車禍去世以後,ERCO繼續替Aicher處理Pictogram圖庫版權事宜,並與時俱進,加入手提電腦(0524)、WiFi(0040),以至「保持1.5米距離」(0416)等Pictogram。此外,ERCO亦為企業製作Aicher風格的自訂Pictogram。礙於Pictogram版權所限,以下的香港例子只列出Pictogram的編號,大家可以在官方網址上查找相應的Pictogram (https://www.piktogramm.de/en/search/)。

ERCO管理Otl Aicher的Pictogram的專題網站,可以購買Pictogram的版權,右上為一些與時並進的Pictogram

讓我們先從最經典的Pictogram—體育項目說起,小編曾在源禾路體育館外牆、耀安邨內的方向指示牌、乃至澳門路環的方向指示路牌上的泳池Pictogram(0598),發現由Aicher設計的原裝Pictogram。

沙田源禾路體育館外牆 – 羽毛球、排球、籃球、雪屐、足球、田徑、舉重
耀安邨標牌 – 籃球(0619) 與 雪屐 (0691)
耀安邨告示牌使用了Aicher的足球Pictogram (0612)
澳門路牌中的Aicher風泳池Pictogram (0598)

根據八十年代的報導,圖像化標牌被視為屋邨現代化的象徵,其中首次出現的屋邨是上水彩園邨,Pictogram是手球場(handball; 0620)。樂富邨平台入口的標牌也採用Aicher的作品,與線條簡單的地鐵標誌並列。而新田圍邨標牌以六角形為主題,Pictogram是代表生活設施,包括「牙醫」(0473)、「洗衣店」(0366)等,別具特色。另外也有一些屋邨標牌Pictogram是根據Aicher的作品改編,例如利東邨指示牌的店舖圖案加上了文字,街市的葡萄圖案取自Aicher的「葡萄栽培」(viniculture; 0258) Pictogram,而大元邨的「無障礙通道」標牌,並沒有為輪椅Pictogram (0076) 加上斜坡 (0060)。

1983年華僑日報有關「屋邨現代化」的報導
樂富邨平台入口標牌 – 行人過路處 (0096)、閱讀室(0219)
新田圍邨六角形指示牌,與Aicher的幾何Pictogram完美搭配 – 洗衣店(0366)、牙醫(0473)
利東邨標牌 – 街市中的葡萄圖案與商店Pictograms取自/修改自Aicher的設計
大元邨無障礙設施標牌

而主要服務石排灣邨居民的漁灣道街市,入口處並不顯眼,但下了樓梯後卻發現別有洞天,這裡的標牌盡是Aicher的作品,不加任何文字解說,也能大概理解其意,充分體現了Aicher以圖代字的理念。有趣的是,位於街市對面的石排灣邨卻是另一種標牌風格,雖然方向指示牌使用了黃底色,但卻寫滿文字,箭嘴亦相當細小,不利閱讀。

漁灣道街市方向指示型標牌,完全使用Aicher的Pictogram,並且沒有添加任何文字 – 水果 (0326) 、蔬菜 (0315)、食物(0320)、魚(0257)、牛(0259)、雞 (0730)
漁光道街市標牌 – 洗手間 (0006)
石排灣屋邨內「全文字」標牌,讓Aicher看到估計會即場暈倒

香港消防處於1998年至2005年間曾規定「緊急出口指示標誌」(0010)使用Aicher的設計,涵蓋商場與公共設施,例如赤鱲角機場、港澳碼頭、灣仔會展、香港歷史博物館等地皆可發現其蹤影。不過由日本設計師太田幸夫的「小綠人標誌」—也就是國際標準組織(ISO)規定的樣式,在香港出現了較長時間,至今仍被採用。

Aicher的逃生出口Pictogram曾是消防處的指定「圖像化逃生出口方向指示」款式
澳門外港客運碼頭的「逃生出口標牌」
太田幸夫與國際標準化組織(ISO)規定的逃生出口Pictogram

Aicher的作品會普遍出現在80至90年代香港角落,小編猜測是由於在昔日電腦及互聯網欠奉的年代,能夠找到齊全的Pictogram選擇不多,加上Aicher的作品歷練多年,款式亦相當豐富,被政府部門採用是無庸置疑。另外,Aicher的設計予人現代、理性的感覺,與講求「簡單就是美」(Less is more) 及「實用性」(functional)的現代主義建築風格一拍即合。

除了Pictogram,Otl Aicher還有其他傑出的設計作品,例如是利用「色調分離」手法,配上多元的大會指定顏色製作奧運宣傳海報,為二戰後的德國增添色彩,東涌綫奧運站的圖案亦是運用這種技巧而成,分別在於當年Aicher的作品全是以手繪形式製作。Aicher亦為漢莎航空 (Lufthansa)和百靈牌(Braun)設計企業品牌,由此可見,他是標牌界乃至整個設計行業的先軀。

奧運站的壁畫風格與Aicher的奧運海報相似
參考資料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