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往往是國際旅客接觸城市的第一門戶,因此獲得政府大力投資的基建項目,展現城市實力及國際形象。小編最近讀到一本名為<Airport Wayfinding>的標牌研究書籍,Heike Nehl和Sibylle Schlaich兩位作者除了從全球100座國際機場歸納出機場標牌的常見特色與演變,同時旁及主要機場的發展歷程、遠景、建築、科技等。用心製作的資訊圖表與排版,加上大量參考圖片,確實物超所值,令人愛不釋手。

單是「機場標牌」也能輯錄成一本厚厚的圖文書籍,可見標牌設計是牽涉多領域的專業。

<Airport Wayfinding>的另一個賣點,是當中有不少章節介紹香港機場的變遷,足見香港機場在世界舉足輕重,引人自豪及共鳴。最重要是它解答了小編的一大疑問:「為何啟德機場標牌會採用黃黑配色,而赤鱲角機場則是藍白配色?」

黃黑機場標牌的由來

啟德機場在1998年正式關閉,小編當時年紀尚小,對世界未有太多認知,只能透過網上舊照片或昔日港產片等途徑大概拼湊出舊機場模樣。黃色標牌可說是啟德的一大特點,一眼能夠從目前使用藍白標牌的赤鱲角機場區分出來。

1944年,國際民航組織(International Civil Aviation Organization)正式成立,往後20年為機場標牌、跑道標記等訂立標準。黃底黑字成為了跑道標牌的主要配色,因為它能有效與黑暗的跑道形成對比,相反白底黑字在冬天情況下顯得不利。

設置於滑行道的ICAO黃黑色標牌

隨後這種配色延伸至室內候機設施。現時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AMS)和倫敦希斯洛機場(LHR)是少數沿用黃黑配色標牌的國際機場。

成為主流的藍白配色

<Airport Wayfinding>一書接續提到世界機場轉用藍白色的原因:現代化機場的結構和裝置開始轉用更光亮的不鏽鋼和玻璃,使用較沉色的藍色能打造出更佳的對比,而且藍色與天空一致,亦予人安全值得信賴的感覺。

藍色標牌與雪白的赤臘角機場形成強烈對比

走訪啟德新發展區,小編發現標牌同樣以藍色為主調。翻查啟德發展區的專題網站時,發現啟德的標牌以至巴士站等公共設施的外觀,都參照了一份名為<Kai Tak Brand Identity Manual and Public Creatives Guideline>的設計指引,這種以劃一視覺包裝新發展區的做法可說是在香港首見。

「活力磁場」是啟德發展區的設計主題,圖案及顏色等參考了「樹」和「水滴」等生生不息的天然元素,啟德標牌的藍色取材於此,卻與舊機場和天空毫無關係。

啟德的主要配色和高亮配色,概念源於「樹」和「水」。

以「傳承、人物和我們的家」來闡述啟德,在這個地區的三個角色中最突出的是它的生命力。樹代表生命週期。在古代文明,樹往往以彎曲的樹枝來代表。這些弧形和曲線象徵能量流,象徵豐富的無限能量。這漩渦主題的能量與植物中普遍的活力相應。植物主題本身象徵生命,漩渦象徵運動和能量。兩者結合給能量流注入生命,令它成為活力磁場

摘自<Kai Tak Brand Identity Manual and Public Creatives Guideline> (連結)

舊機場的去與留

<Airport Wayfinding>書中提到全球機場因為噪音、空氣污染等環境因素,逐漸搬離市中心,位於德國柏林的滕珀爾霍夫機場(THF)便是一例。這座機場於1927年建成,是當時世界少數擁有大型候機設施的機場,在冷戰時期更是西柏林唯一獲得物資的通道。

在2008年機場關閉後,當地政府曾打算大規模發展文娛設施及住宅區,卻換來社會極力反對,隨後機場跑道及停泊區化身為遼闊的戶外公園—「Tempelhof Feld」,讓人放鬆奔跑或欣賞表演盛事,飛機庫被改裝成藝術空間,壯觀的候機大堂亦得以保留,重點是部分機場標牌也能在原址保留。

Tempelhof Feld完整保留舊機場建築和標牌,並開放予公眾放鬆身心

小編2014年曾到過公園的入口紀錄部分標牌,但因為冬天提早關門,未能入內參觀

在寸金尺土、住屋問題嚴峻的香港,要如此完整保留於中心地帶的啟德機場及跑道顯然不現實。書中提到啟德在2013年建成郵輪碼頭,預期這裡會蛻變成新的旅遊中心。怎料受到近年疫情困擾,本港旅遊業會急速衰退,令昔日所規劃的商業地段也紛紛改劃成高密度住宅區,而旅遊中樞更成為方艙醫院呢。

現時在啟德唯一能夠看到的黃色標牌是那些在工地附近的臨時方向路牌。
香港歷史研究社曾經在啟德發現寫有「此處起不得使用行李車」的「隧道」標牌,但所在位置接近工地,現今去向無從稽考

機場歷史營造特色啟德?

以「活力磁場」主題貫穿啟德空間設計,可見政府有意將社區營造的概念更上一層樓,為啟德注入可持續概念。然而在設計手冊中,只有前言略略提到啟德區的發展歷史,卻未有特別提到如何運用設計傳承啟德機場的輝煌過去。啟德區內有一條名為「承啟道」的主要道路,意思是要「承先啟後,承接啟德」,但從這份設計文件當中,似乎再也看不出啟德發展區與機場的關係。

縱使在啟德車站廣場和啟德跑道公園等公共空間稍有一些舊啟德機場元素,例如展示飛機在九龍城區上空劃過的歷史照片、飛行服務隊的退役小型飛機,但相關展品未有充分與實地結合,資訊也較為簡短。

啟德空中花園的資訊標牌只是簡短介紹跑道編號,若然能夠改為介紹飛機起降的位置相信更為吸引
啟晴邨內的遊樂場僅參照赤鱲角機場的閘口資訊牌模樣大概設計遊玩裝置

小編認為局方可以考慮在更多啟德特色區域,例如是接近舊客運大樓、機場輔助設施、跑道區、停機坪等位置設立舊款機場標牌或藝術裝置,分主題介紹啟德機場運作的趣聞知識,例如飛機升降的挑戰、特色機種或著名人物曾到訪某處停機坪、昔日跑道消防局的運作及改建成水上活動中心的過程,並沿途以黃黑色飛機跑道標牌串通這些資訊點,打造出機場歷史走廊,如此相信可以吸引旅客走遍啟德新區來探索或緬懷昔日的航空重地。

隱世的前啟德機場跑道消防局

小編還有一個建議,與其在啟德車站廣場使用平平無其的LED顯示屏時鐘或資訊顯示屏,倒不如考慮加入「機械轉頁牌」這個曾是啟德機場特色的裝置。在新加坡璋宜機場,大部分離境轉頁牌雖被撤換成電子屏幕,但局方卻在T2客運大樓保留了一座並成為藝術裝置,有關這款裝置的身世及運作可以在官方網站查看解說。再者,香港仍有Twemco這個由本土出品的轉頁時鐘品牌,是否可以把它重現在公眾面前,展視香港工業。

啟德車站廣場(第一期)的中央設有LED時鐘
新加坡璋宜機場在T2客運大樓保留轉頁式顯示牌 (連結)
機械轉頁式航班資訊牌是啟德機場一大特色 (相片由Gakei.com提供)
(Visited 38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