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黑白.紅白黑:多變的香港限制標誌顏色組合

數十年以來,科技進步促成了全球城市化(Urbanisation)的迅速增長以及更緊密的國際交流,與此同時它亦導致我們生活所接觸的環境愈趨複雜,故此肩負起「清晰地向空間使用者提供各種簡明的環境資訊」任務的「指標系統」逐漸受到社會重視,更成為了外出時經常遇見的景物。

縱使全球的標誌牌設計五花百門,但有部分款式在不同環境下卻依然「萬變不離其中」,譬如是這次將要探討的「限制標誌牌」,一般都是由「紅色斜線圓框.白背景.黑圖標」組成。「國際標準組織」(ISO) 可說是其中一個「將各地標誌統一」 的幕後功臣,它們打從六十年代起便針對「指標系統」發佈了一系列世界通用的設計指標,當中包括了「安全顏色及安全標誌」—ISO 3864以及「公共信息符號」—ISO 7001,主要目的是為了避免不同國籍人士因地域或文化差異而對「標誌牌」產生誤會,或者因為設計欠佳而導致意外,這些標準設定在每隔五年更新一次。

與ISO標準兼容的英國安全標誌標準 (BS5499),紅色代表禁止符號、危險警報或消防設備,藍色為必需遵守項目,綠色為安全逃生,黃黑色為警告。(圖片摘自:Arco)

其中ISO 3864的最早內容(1964年)為「安全標誌的顏色」,可見它是標誌牌設計的重要考量。美國環境圖像設計業界的參考書<Signage and Wayfinding Design: A Complete Guide to Creating Environmental Graphic Design Systems>,就提到顏色在標誌牌設計可發揮如下4種功用:

  • 將標誌牌從所在環境突出或融入其中
  • 加強標誌牌所表述的訊息
  • 分辨不同訊息
  • 用作裝飾

「限制標誌」之所以選用了紅色,主要因為它是計黑白色以外最為強烈的顏色,人類眼睛只需1/50秒就能從其他顏色中區分出紅色,再加上紅綠燈是以「紅色」作為停車提示,使得「紅色等於危險」這個觀念深入民心,能夠引人注目,驅使身體作出即時反應。

此外,要在全球推動「標誌顏色統一」,實在有賴各地公私營機構的齊心協力,在各社區編撰及落實「標誌牌」相關規定,以及適時地更新指標系統。例如日本的JIS安全標識標準,清楚列明了各「安全標識」的形狀和顏色等設計原則,以及標誌的意思,大致與ISO的標準相符。 至於香港方面,目前只有(1) 街道路牌;(2) 逃生出口; (3) 無障礙設施標誌的設計受法例限制。

其它種類的標誌牌設計全看設計師的意向 單看禁煙標識。小編發現一些舊式茶餐廳、停車場、地鐵車廂、乃至舊式屋邨的顏色組合會有「紅斜線邊框.黑背景.白圖標」,甚至是「黑外框.紅背景」!小編猜想當初會選用該顏色組合的可能原因是黑色表示死亡,當紅黑兩者結合後予人一種強烈氣勢。本地學者曾經就「標誌牌背景顏色對觀感所造成的影響」展開研究,結果顯示當禁止標誌 (Prohibition Sign) 採用黑色背景時,最具「勸阻行為」效力。

九十年代茶記舖頭禁煙標誌,與下方的圓角矩形門柄互相呼應。小編亦在山頂某停車場發現其蹤影,估計是當年流行的款式。
早年政府具阻嚇力的廣告都是以「紅黑」為主色調。

但是就標誌牌的可讀性(Legibility)而言,「紅色斜線圓框.黑背景.白圖標」這個顏色組合並不理想。Arthur和Passini曾以科學角度提出「顏色對比度」的計算方法,他們指出每種顏色擁有各自的「光線反射值」(Light Reflectance Value),再以此為基礎,可以更進一步推斷出「顏色對比度」,公式為 [(高值色-低
數值色)/高數值色]*100,若果數值大約70,表示該顏色組合的可讀性恰當。這個建議曾一度納入美國的通用設計標準 (Standards for Accessibility Design)當中 ,雖然到了近年該標準未有提及建議數值,但是「高顏色對比」依然是標誌設計的重要指標,尤其是對視障人士來說,行家亦認為70分是合理數值。

每種顏色擁有各自的LR值,透過科學計算可以測試對比度是否足夠 ( 圖片摘自: designworkplan)
「紅黑」組合經過公式計算後,結果只得38分,表示對比度不足 (70分以下) 及不適宜用於標誌牌
( 圖片摘自: designworkplan)

要注意的是,「白.黑」雖然是對比最強烈、最適合清楚標示文字的組合,但由於材質等關係,對比數值只達91,而非100。而香港舊款限制標誌的「紅黑」組合只得38分,固然是不合格。相反,白色予人 感覺清晰潔淨(clarity),能夠突出紅色限制符號和黑色圖標,令整個標誌牌較不容易受周邊環境影響而遭到無視。

同在灣仔站的兩款禁煙標誌牌,從遠處看,右邊的顏色組合較能突出限制標誌符號。

港鐵曾經以紅黑為主色來標示出口及限制標誌,在千禧年左右才跟隨ISO 3864號標準,以「紅斜線外框.白背景.黑圖標」和「綠底白字」的顏色組合繪製「限制標誌」和「出口標誌」。然而「緊急煞車掣」卻採用了含有「啟動」、「逃生」、「沒有危險」意味的綠色,詳情可以看這篇文章:<關於港鐵安全標識的一點想法>。香港貴為國際大都會,確實有需要順應國際潮流,像路牌一樣將安全標識設計規範成一套語言。

九十年代地鐵的標識系統,以紅黑色為主,顯示在紅色背景的黑色出口英文名稱小字難以閱讀。
( 圖片摘自: 地鐵鐵路指南-東區海底隧道版)
荃灣福來邨內新設立的「限制標誌」以深色做底色

P.S.「紅黑紅紅黑」這首紅極一時的神曲給了我文章標題的靈感,在此送上歌曲MV讓大家重溫。(真有點洗腦…)

參考資料:

[1] TCRP Report 12: Guidelines for Transit Facility Signing and Graphics. Transportation Research Board,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2] Design Work Plan, Signage and color contrast
[3] June McLeod (2016), Colour Psychology Today.
[4] Tytti Rekosuo (2017), Safety Sign Colors and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5] Calvin K. L. Or, Alan H. S. Chan (2010). The effects of background color of safety symbols on perception of the symbols.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歡迎按下方的「LIKE鍵」以表支持,感謝大家~ (什麼是Likebutton?)

分享文章:
  • 183
    Shares